摩臣是什么公司|荐读一名军嫂的独家亲历:南京大屠杀如何才能成为世界的记忆?

2020-01-09 08:24:46

摩臣是什么公司|荐读一名军嫂的独家亲历:南京大屠杀如何才能成为世界的记忆?

摩臣是什么公司|荐读一名军嫂的独家亲历:南京大屠杀如何才能成为世界的记忆?

摩臣是什么公司,文 | 田柳

作者简介

田柳,笔名星晴,江苏广播电视总台城市频道首席记者,也是一名军嫂。

2008年汶川大地震,她是全国第一个乘坐军用直升机到达北川采访的记者。

2009年,她是地方台独家进入阅兵村报道国庆60周年大阅兵的记者,并多次参加解放军军事演习报道,曾乘坐中国海军军舰赴俄罗斯报道中国海、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境外军事演习。

2010年,她成功完成《海地大地震特别报道》,并在上海世博会期间成为除央视外唯一空中航拍并全现场解说的记者。

2014年与同伴走访南京、上海、日本等地制作有关南京大屠杀、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的8集纪录片——《真相1937》。 2015年6月至8月与同伴陪同捷克华人胡忠旭先生等多位华人携中国抗战史料,向欧美民众介绍中国人民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并取得伟大胜利的历史,以及侵华日军的反人类暴行。

本文就是她结合这次西行,在第二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全国公祭日写下的感言。

1937年12月13日

这是一个中国人,尤其是南京人,永远无法忘却的日子。刺骨的寒风中,南京人的热血在警报声中燃烧,走在大街上,到处都可以听到南京城上空的防空警报声。这一天,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纪念日。78年前的今天,古城金陵,30万同胞惨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下,这不仅仅是南京的一场灾难,更是中华民族的一场灾难、一种屈辱,是对人类文明的践踏。

不过,你很难想象这个对中国人带来刻苦铭心伤害的日军屠城事件在很多西方国家,几乎鲜少有人知道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今年反法西斯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我和我的同伴们因工作需要,随捷克华人胡忠旭先生及李永华等多位华人携中国抗战史料从俄罗斯南部城市伏尔加格勒开始一路向西,与欧洲、美国的二战著名纪念馆进行史料交换,向欧美民众介绍中国人民英勇抗争日本侵略者并取得伟大胜利的历史,以及侵华日军的反人类暴行。这其中,“南京大屠杀”与中国在二战中的贡献成为我们与国外二战纪念场馆负责人介绍的一个重要内容。

作者与波茨坦博物馆馆长simmich先生合影

走访的第一站是距离德国柏林西南50公里的塞琪琳霍夫宫,这里就是1945年波茨坦公告签署的地方。因为一场战争,一场会议,今天的塞琪琳霍夫宫又有了新的意义。宫殿的大部分空间已经被布置成为记录波茨坦会议举行过程的博物馆。馆长simmich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而我也对他进行了一个简短的专访。simmich先生对于二战欧洲战场讲述得很详细,当我问及有关东方战场时,他首先还是对安倍政府极力否认《波茨坦公告》中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定性表示谴责。不过,当我们把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拿到的有关日军在南京犯下暴行的宣传册交给他时,他翻了翻内容,看到那些残忍被杀的老百姓照片时,感到的是惊讶。而此时,我也明显感觉到,馆长先生对于当年东方战场具体发生了什么了解得并不多。

作者专访德国自由大学历史系教授巴威尔卡博尔

接下来,我找到了德国自由大学历史系的巴威尔卡博尔教授,与教授的交谈中,他观点鲜明,那就是:“日本政府直到今天还在历史问题上顽固坚持错误立场,这是企图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可是,当我和教授描述有关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时,他震惊了。或许,他曾经听说过,只是真的仅仅是听说了很少,很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来到了比利时的巴斯通二战博物馆、荷兰鹿特丹二战博物馆等,用同样的方式认识了博物馆负责人并进行了专访。但最让我困惑的是来到这些应该算是接触二战历史最多的人群中采访,却完全感觉不到他们对当年东方战场的任何了解,有的只是浅浅的认识。当我为鹿特丹当年遭遇纳粹狂轰滥炸死伤800多人向馆长女士深表遗憾时,她听到我说1937年中国南京被日军残忍屠杀了30万同胞震惊了,她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听说,完全难以想象。

作者与荷兰鹿特丹二战纪念馆负责人合影

而唯一让我感到一丝欣慰的是,当我来到位于法国诺曼底的二战博物馆时,里面正在播放一段熟悉的影像,那就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在讲述日军屠城时的暴行。在与馆长先生的交流中我们才知道,原来他来过中国,听朋友专门介绍过南京这座城市的历史,于是,他通过邮件的方式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取得了联系,拿到了有关日军在南京犯下暴行的视频。在看到这些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资料时,他惊呆了。后来,他专门在诺曼底二战纪念馆里划出了一块有关二战东方战场的介绍,让更多的欧洲人了解东方,了解中国在二战中所遭受的灾难。

诺曼底二战博物馆里播放的南京大屠杀影像

整个欧洲行程下来,我真的困惑了,南京大屠杀这段从我们懂事起就被深刻铭记于心的灾难,为什么西方人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对欧洲民众的随机调查中,为什么中国被日军残忍屠城的历史鲜为人知?为什么作为战胜国,中国在东方战场的贡献并没有被全面地展现出来?

我的疑惑也得到了希腊克里特大学政治学伊莱亚斯教授的认同。他长期致力于中国史的研究,对中国抗战的历史贡献有着深刻见解。在他看来,国际上,对于二战起始时间的定义就有错误,西方历史学家把二战定义为1939年开始,也就是纳粹德国侵略波兰时。殊不知在此之前两年日本便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战争,中国也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抵抗。而如果按照西方人把二战起始时间定为1939年,那么,中国的抗日战争,特别是1937年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制造的屠城惨案就很容易淡出他们的视线。乔泽坦斯说:“这是对历史真相的屏蔽,而这种屏蔽会误导后人认识历史和现在。”

比利时巴斯通博物馆内陈列的日军物品

此行欧洲之前,我多次去过书店查阅资料,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范围内出版的书籍多达数千部。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在很多西方人著作的二战书籍中,关于二战期间中国作用的研究却少得可怜,纪录日军在中国犯下的暴行也不多。历史不应该被遗忘,中国在抗击日本侵略和推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中的功绩不应被尘封。中国对同盟国赢得二战的最终胜利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里,我们依然引用伊莱亚斯教授的话:“首先,中国在二战中军民伤亡总数达3500万,是二战中牺牲最大的国家之一。其次,在亚太战场,直到1941年美国才被迫参战,而在这之前几乎一直是中国在独自进行顽强的抵抗。第三,中国进行了前后长达14年的抗战,是二战中最早参战也是抗战时间最长的盟国。”

专访中国驻德国大使馆韩光明公使衔参赞

在德国柏林,就伊莱亚斯教授所研究的中国在二战中的贡献,我也专门找到了中国驻德国大使馆韩光明参赞,他表示,当年,正是中国军民的顽强英勇抵抗,才阻断了日本法西斯对亚洲及世界的扩张,为欧洲战场上的盟军赢得了打败德意的时间,为在太平洋与日本海军战斗的美军减少了更大的损失。毋庸置疑,中国是二战胜利的中坚力量之一!

不过,遗憾的是,今天很多西方人仍然认为二战中最大的威胁是德国,无论在东线还是西线,战胜德国被视为赢得战争最后胜利的关键。而对于美国民众来说,太平洋战场是关键,那里不仅是他们面临的最大威胁,也是他们取得胜利的重要地方。

在今天——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国家公祭日里,这样一个历史性时刻,西方社会不能对日军侵华暴行及中国在东方战场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视而不见了。二战胜利是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对法西斯主义者和军国主义者的胜利。对此作出巨大牺牲、发挥巨大作用的中国军民,他们的功绩应该得到历史的承认。如果今天,我们还不能以全球眼光来反思那场人类共同面对的战争,那么纪念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说明历史的教训并没有被完全吸取。

与比利时巴斯通博物馆负责人交流

不过,让我感到庆幸的是,今天,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日益扩大,一些新的西方历史研究书籍已开始将目光重新投向亚洲战场,有更多的西方的历史研究人员开始重新关注中国,关注中国在大规模抵抗日本侵略方面作出的牺牲和发挥的巨大作用。在去年我制作《真相1937》纪录片时,曾看过牛津大学学者拉纳•米特的一部作品,名叫《中国,被遗忘的盟友》。我也希望未来有更多中国方面的相关书籍和资料能够被译成英文、德文、法文等,让更多的西方民众从中国视角重新审视那场战争。

战争是残酷的。任何试图发动战争、侵占他国领土的行为都不应该被接受,并注定要失败!作为一名军嫂,我也衷心希望,历经改革之后的中国军队,更加威武强大,能够永久守卫和平,让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23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