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r67.com|《鸡毛飞上天》剧情现神预言,剧中原型浙江女首富周晓光接近破产

2020-01-09 12:26:39

www.hr67.com|《鸡毛飞上天》剧情现神预言,剧中原型浙江女首富周晓光接近破产

www.hr67.com|《鸡毛飞上天》剧情现神预言,剧中原型浙江女首富周晓光接近破产

www.hr67.com,“鸡毛很轻,但只要有点风,就能把它吹上天”这句话是两年前的热播剧《鸡毛飞上天》的经典台词。

这部电视剧讲述了一个敢拼敢闯的义乌人奋斗的故事。剧中张译饰演陈江河,殷桃饰演骆玉珠,这部电视剧的故事线跨度长达近40年,充分演绎了义乌创业过程中的成功与失败。

殊不知,这部剧并不是凭空捏造,而是恰恰以义乌大鳄周晓光女士为原型拍的一部电视剧。

该剧上映于2017年,而在那一年,周晓光家族以330亿元的身家位居胡润百富榜的第65位。

而剧中后面阶段,陈江河为了建海外仓遭到外国人绑架,骆玉珠为了救他牺牲掉了公司,最终两人在国际刑警的配合下,两人安全回到国内,只是公司没有了。

万万没想到,剧中的这个情节却成了周晓光事业的神预言。在2018年胡润全球女性白手起家富豪榜中刚刚坐上浙江女首富位置的周晓光还不到一年,公司的债务危机一茬接着一茬,现在已经到了破产边缘。

敢拼敢闯周晓光

周晓光,1962年出生,浙江诸暨人。

小时候的周晓光家里有兄弟姊妹7人,她是家里的老大。再加上家在农村,家庭条件尤为艰苦。

为了生活过得去,周晓光从小就跟妈妈出去用鸡毛换糖了。虽然做的是小本买卖,但不至于饿着肚子。

在她16岁那年,她决定放弃自己的学业回家种地,希望借此分享家里的重担。

种了一年地之后,周晓光发现种地根本不是解决办法,赚的钱实在可怜。1979年,周晓光只身一人坐火车到大城市上海摆起了地摊,主要卖绣花样。可谁知40年前,上海就已经有城管(实际上是工商检察人员)了。

周晓光每天都要与城管们斗智斗勇,为了少交一点钱。就这样折腾了一段时间之后,周晓光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人过的生活呀。每天都是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

心太累了,为什么不去一个没有城管的地方呢?

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东北比较欢迎绣花样。周晓光就千方百计的学会了绣花样的技术,带着妈妈给的20元钱踏上了远去东北的列车。不知道以前的火车票是多少钱,反正我知道这20元钱最多也就从诸暨坐火车到杭州就花完了。电视剧中骆玉珠坐火车是经常逃票的,不知道40年前的周晓光是否逃票。

走南闯北了解饰品市场

到了东北之后,天寒地冻,衣物单薄的周晓光用一身正气抵御着寒冷。

更为残酷的是她的行李就要100多斤,瘦小的她硬是能把它扛到目的地。好在这次东北行让周晓光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380元(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这是涉嫌投机倒把的)。

这一趟周晓光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赚到了要在老家辛辛苦苦21个月才能赚来的钱。虽然很辛苦,但是很值得。

有了这笔本钱之后,周晓光便开始全国各地的跑着去发现机会,挖掘机会。短短几年,周晓光对于全国各地的饰品规格、样式、价格等摸的一清二楚。

在这个过程中,周晓光碰见了在义乌做小生意的虞云新,两人相谈甚欢,在1985年喜结连理。

结婚后,两人在义乌小商品城用所有积蓄买了一个小商铺,做起了饰品生意。由于两个人均非常善于做生意,不到几年他们就赚到了不少钱,直接买了义乌做好小区的一套房。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这点小生意已经不能满足她们的胃口,他们不想再做经销商,而是生产商。

1995年,周晓光夫妻投资700万元建了一家饰品厂,名字为新光饰品有限公司。公司名称来源于虞云新、周晓光两人名字,可以说十分有爱了。电视剧中的名字则是玉珠集团,只用了女主的名字来命名公司。

仅仅三年之后,新光已经成了饰品行业的标杆,每出一款新品都会引来很多低端品牌的模仿制造。

2004年,公司开始多元化发展,房地产的巨额利润诱惑着新光公司率先涉足地产行业。随后,金融、互联网、投资等也都在公司的涉足范围内。经过多年的资本运作,新光集团终于在2016年完成借壳上市。

上市后,周晓光的身家也快速上涨,成为了义乌的一代女豪杰。

步子太大总是危险的

2018年9月,新光圆成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债务违约,违约金额本息为22.3亿元。

在公司债券违约之后,公司的全部债务也被扒了出来。据悉,新光圆成今明两年还有110亿元存续债相继到期。如果继续违约,影响将不堪设想。

其实,去年也不仅仅是新光圆成一家债务紧张,而是大环境如此。无奈之下,公司曾与政府相关部门与金融机构积极沟通,积极筹措资金来解决债务违约问题。可惜,没能解决。

不久之后,新光圆成的实际控制人周晓光则登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了被限制消费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落井下石的人永远多于雪中送炭的人。

在新光圆成债务危机爆发后,新光圆成的各路债主齐聚公司,希望尽快还债,涉及金额上百亿。其中大债主包括:国民信托19亿、华融资管近10亿、大连银行近10亿、西南证券8亿。

在前有悬崖,后有追兵的情况下,新光圆成被追到了绝路,被迫变成了st新光。

在公司2018年的年报中显示,公司总资产高达811亿元,欠债356亿元,现金只有12亿元,形式非常严峻,只要债主堵上门,公司就基本上完了。

2019年3月份,公司为了快速摆脱债务危机,新光集团旗下三家子公司向法院提交重整的请求。

这一次,周晓光的麻烦有点大了!

ps:作为企业来说,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一定要控制好自身的风险性,多元化发展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千万别做一家外强中干的公司,稍微一点风险就把公司给干趴下了!

本文作者:胡华成频道编辑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