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游戏馆|故事:花园泥土颜色异样,我拿树枝翻找后,吓得当场报警

2020-01-09 13:24:45

亚洲城游戏馆|故事:花园泥土颜色异样,我拿树枝翻找后,吓得当场报警

亚洲城游戏馆|故事:花园泥土颜色异样,我拿树枝翻找后,吓得当场报警

亚洲城游戏馆,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甜乌冬面

朱梦晴的电脑从一周前开始出现莫名其妙的文档。

最开始,文档的内容只是简单的日期,她没放在心上,随手就删掉了。又过了两天,日期后面又附上了天气。

朱梦晴觉得电脑可能感染了什么病毒,或者是被黑客入侵了,她把电脑送去维修,那边检查过了说,这是个很健康的电脑。

文档依旧一天天地更新,朱梦晴也暂时没有换新电脑的预算,反正除了出现文档,也没有别的什么影响嘛。

渐渐地,文档的内容变成了日记。

朱梦晴端着咖啡杯,点开桌面上的新建文档,小声地读了出来,“……今天13号,周六,晴。我竟然真的杀了她。她穿着条白裙躺在血泊之中,那双又圆又大的猫眼失去了神采。我应该多注意一些,她这么爱漂亮的女孩,肯定很不愿意看见自己的死相如此丑陋。不过仔细想想,她再也看不见了。”

女人只感觉一阵寒意爬上了后背,她抿了一口热咖啡,继续读了下去,“其实杀她不是临时起意,她说得对,我总是不考虑她的想法。就连在凶器上,我也一意孤行地选择了榔头。她曾说,最喜欢的死亡方式是一氧化碳中毒,那样的话,整个身体都会变成漂亮的樱桃红色。但是我不想让她如愿以偿,就连死了都这么爱漂亮,也不知道想给谁看。”

“其实我不想杀她的。”朱梦晴停顿了一下,“如果她不是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话,如果她不是在别的男人面前又说又笑的话,我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还好,没人会怀疑到我。我已经用她的手机辞了职,这个城市太大了,一个女人的消失,根本没人会在意。我要好好想一想,尸体到底要怎么处置。”

日记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朱梦晴根本就分不清,这到底是一个恐怖小说写手的作品,还是……真正的杀人犯,留下的一段日记。

今天真的是13号,窗外的天气也正好。

然而,本来暖洋洋的金黄阳光就像是一盆浓稠寒冷的水泥,从发顶落入头发的缝隙里,朱梦晴揉了揉冷硬的脸颊,想暂时先把这件事抛到一边。

她拆开一袋薯片,又点开一部喜剧电影。但是,女人躺在血泊中的画面,时不时就从她的脑子里闪现而出。

难得的周末,朱梦晴本来想睡个好觉,但是那篇杀人日记搅得她心神不宁,一个晚上都噩梦连连。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虽然睡了很久,但朱梦晴的眼眶下,依旧有一片疲累不堪的乌青。

那个文档如期而至。

朱梦晴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

“今天14号,周日,小雨。我陪着她待了最后一个晚上,今天是时候说再见了。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过了,到底要怎么处理尸体。”

“她的头颅,要留在她第一次说爱我的青柠公园,我会把她埋在那片玫瑰花丛里。她的双手,我要扔到乌骨河里,因为我嫌她摸过别的男人的嘴唇和脸颊,要好好洗干净。”

朱梦晴越看越觉得浑身发冷,“其实电锯不太好用,她的骨头还真硬。不过这是我们最后一段甜蜜时光了,等到今晚,我就要开始抛尸了。”

朱梦晴草草吃了点东西以后,就开始纠结起来,眼下验证这桩离奇杀人案的最好方法就是去青柠公园的玫瑰花丛那里看看,如果真的发现了死者头颅,马上就可以报警。

但是……朱梦晴又有点犹豫,自己一个女孩孤身在外,干什么平白无故卷进这种杀人案件里。

要是凶手打击报复怎么办?要是警察问起原因又怎么办?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她的电脑上突然出现了杀人犯的日记本吧?

朱梦晴纠结了半天,最后才决定还是去看看,她被日记里那句话刺伤了——她也是一个人在大城市里漂泊,如果她遇到这种危险情况,要是有人也能帮帮她就好了。

夜色已经很深了。

朱梦晴穿着一身运动装,她极力把自己伪装成是来夜跑的,随身的小挎包里还装着新买的防狼喷雾和电击棒。

她已经在玫瑰园区这里转了好几个圈了,四周根本就没人,看来那个凶手很有可能已经完成了埋尸这一过程。朱梦晴在花丛边蹲了下来,她打开手机电筒,仔细地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入秋以后夜很凉,朱梦晴总感觉一阵阵阴风从背后吹来,她揉了揉酸麻的腿,突然发现角落的土颜色不太一样。因为这玫瑰园似乎刚浇过水,所以表层的土颜色要深一点,但是翻起来的土颜色明显要淡得多。

花园泥土颜色异样,我拿树枝翻找后,吓得当场报警。

朱梦晴抖着手拿起一根树枝,用力地扒了扒土,她现在的神经高度紧绷,生怕真的挖出来一个面目青白的人头。

土层很松软,已经被挖出来了一个圆形小坑。突然,朱梦晴的动作顿了一下,一大块黑色的头发,正紧紧地缠在她手中的树枝上。

她吓得一下子扔开树枝,跌在地上胡乱地蹬着腿后退了好几步。她的手紧紧捂紧了嘴巴,这才把那句已经要蹦出嗓子的尖叫声压了回去。

朱梦晴惊魂未定地掏出手机,语速极快地说,“我要报警,在青柠公园的玫瑰花园区,有一个女人的脑袋!”

树叶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斑驳凌乱的树影在满地乱跳,朱梦晴像是一条脱水的鱼,无意识地张着嘴,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个露出了大半头发的土坑。

旁边的青石小道突兀地响起了脚步声,就仿佛有人刻意将鞋底在地上踩出声响来似的,朱梦晴的直觉告诉她:这确实是有危险在靠近。

她钻进一旁的球形冬青树后面,看着昏黄的灯光里,钻出来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戴着口罩,看起来大概有一米七五,整个人显得很壮实。他的目标明确,径直就朝着玫瑰园走去。

朱梦晴屏住了呼吸。

男人在小圆坑面前停了下来,他脱下自己的黑色皮外套,毫不犹豫地拽着头发,裹进了外套里。接着,男人回过头,目光冰冷地看向了朱梦晴所在的地方。

朱梦晴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拔腿跑了起来。

那个凶手一直就在这里!

他一定是听到自己报警了,所以才迫不及待地出来转移尸体!

穿着制服的男人不耐烦地合上笔路本,“哪儿来的脑袋?报假警可以拘留再罚款的!”

朱梦晴苍白地争辩了两句,男人只是不屑地撇撇嘴。

“有人想要杀我!他的日记……你看,明明白白地写着呢!”

男人的目光更复杂了,似乎下一秒就会打给精神病院,“疯子!快走吧!下次不要报警玩了!”

朱梦晴心神不定地咬着唇,有些疑神疑鬼地打量着周围。她挤上地铁,手掌里的手机就像是个烫手山芋。

今天礼拜一,她本来没心情上班想请假的,但是又实在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

那个文档如影随形,她在出门前,还是把它上传到了手机里。

今天15号,周一,晴。

我从来没想到,要将两个本来牢牢纠缠的生命分割开来竟然是这么痛苦。我有点后悔,你竟然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我按照计划抛尸完毕以后,鬼使神差地就又回到了青柠公园。

我站在那棵树下,安静地凝望着玫瑰花下沉睡的你。

你的黑发是否会和玫瑰的根须纠缠在一起,而你的血肉会成为玫瑰的养料,滋养出一大片绚烂而又娇艳的花朵。

那些玫瑰盛放的时候,会不会也能倒映出你的笑脸?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不识相的女人出现了。她应该是来夜跑的,在玫瑰园里已经绕了好几个圈,我看见她蹲了下来,好像在寻找什么。

该死,她怎么会发现我的秘密。

我往前挪动了两步,我要看清楚她的样子——大眼圆脸、头发浓密,长得倒还算得上标致,可是用肮脏的树枝去搅动你的头发,她竟然还敢报警!

我实在忍不住了。

她仓皇逃窜,但是跑得太急了,一张小票打着旋落了下来。这是张购物小票,上面的地址写着玉泉超市。

我知道她的模样,干脆就去这个超市附近转悠看看好了。

如果能找到她,我就杀了她。

朱梦晴差点没哭出来,那个超市距离她住的地方,还不到二十米。

不过短短两天,朱梦晴的脸颊已经瘦得凹陷了下去。这几天她都绕了远路,特意避开玉泉超市从另一边回家,好在杀人犯的日记还在持续更新,她无论怎样都能抢先一步。

最近那个杀人犯越来越暴躁了,而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在逐渐缩短,他马上就要摸进这个小区了。

朱梦晴点开那个新的文档,只看了不到两排字,她的心瞬间就凉了。

今天18号,周四,阴。

我这几天在玉泉超市东晃西晃,意外被我发现了一个空置的平台。我爬了上去,站得高看得远,终于发现了那个女人。

原来她每天是从另一边绕回来的。

找到你了。

这几天朱梦晴都不敢回家,她借住在同事家,正在思考要怎么对付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对方像张狗皮膏药似黏上了她,看来不杀了她是不会死心的。

因为走得太匆忙,电脑也落在了家里,但是朱梦晴实在没勇气再回去拿。

现在她根本不清楚对方到底在盘算什么。

住了几天以后,同事开始委婉地下逐客令了,朱梦晴也想看看杀人日记到底更新了什么内容。她抱着侥幸心理想,没准对方蹲了这么久,已经选择放弃了呢?

朱梦晴左顾右盼、鬼鬼祟祟地蹿进了小区里,她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生怕一个不注意,杀人狂就从角落里扛着刀冲了出来。

屏幕上的文档已经变成了最新的一天。

朱梦晴神经兮兮地低声读了出来——

“那个女人自作聪明地躲了起来,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我知道她就住在702。但是这件事不能做的太明显了,要是因为这个女人赔上了自己的后半辈子,那可就太不值了。”

“她总要吃饭的。我就装成外卖员,哄她乖乖地开门,在她毫不设防的时候,一击致命。像她这种疲于奔命的上班族,可是最好掌握时间规律了。”

“我是个极有耐心的猎人。”

朱梦晴抱着膝盖瑟缩在黑暗的房间里,她脑子里的那根弦已经绷成了一条直线,她清楚地听见,弦“啪”地一声断了。

她忍不住发出一阵怪笑,对方竟然处心积虑地想要痛下杀手,那她也不能坐以待毙了。

朱梦晴打算将计就计,来一个漂亮的反杀。

她开始在每天七点半的时候点外卖,同时还密切关注着杀人日记的走向。对方的耐心比她想象中要多,足足等了一个星期才打算动手。

朱梦晴咬着牙,捏紧了手里的那个榔头。

她刚点了外卖不过五分钟,外卖小哥就敲响了门,一定是他,是那个男人来了。

朱梦晴侧着身子打开了门,榔头正好被完全藏在了门后,那个男人提着个塑料袋,笑里藏刀地解释着,“你和楼上的住户点了一样的饭菜,正好我到了楼下他就取消了订单,商家就让我直接送过来……”

“是这样啊。”朱梦晴挤出一个笑容,这种拙劣的借口也编得出来,“不好意思,麻烦你帮我把外卖拿进去一下,我的手受伤了。”

“哦,好。”

看来这个杀人犯没想到自己会反杀,朱梦晴迷迷糊糊地跟了上去,手里的榔头虎虎生风,对准男人的后脑勺一下子砸了上去。

男人连尖叫都没能发出来,就一下子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朱梦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手机狠狠地摔碎在地上,接着就卡了壳,开始重复播放——你有一笔订单已超时、你有一笔订单已超时……

朱梦晴蹲下身子,看见手机屏幕上正卡在外卖页面上。

身后传来“啪嗒”一声,是门被关上的声音。(作品名:《杀人日记》,作者:甜乌冬面。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